新文化基金會

新文化基金會

「新文化基金會」是謝長廷先生於1991年時所創立,並擔任董事長。基金會成立宗旨在於推動讓台灣進步的新文化運動,現任董事長是由出身新文化學生工作隊的林耀文先生擔任。
為了推廣新文化,基金會創辦人謝長廷先生一度經辦「台灣新文化」雜誌,剖析、批判台灣現實文化的各種面向,並鼓吹建立海洋新文化,重塑台灣人的文化性格。其後,並延續「台灣新文化」雜誌的創辦理念,汲取各方經驗,創辦「新文化基金會」,冀望以基金會的形式,支持推動新文化,幾十年來成效卓著。
 
「新文化基金會」自創立以來,配合目標宗旨,陸續也成立了新文化慢速壘球隊、新文化登山會、新文化學生工作隊等,不但達到了強健體魄、陶冶心性的雙重目的,更把謝長廷先生追求新文化、新環境的理念,透過組織和活動的舉辦,巧妙的結合在一起,豐富了人們生活和精神的內涵。
每年寒暑假,新文化學生工作隊在台灣各地舉辦新文化研習營,增加了年輕學子對本土文化的認同,台灣新文化運動也因為這一批青年學子的參與而益加顯得生機盎然。
「新文化基金會」對於推動台灣新文化的堅持,數十年如一日。在未來,更將持續結合台灣社會各界的力量,讓新文化的精神能夠發揚光大。
 

新文化研習營

新文化基金會自1992年舉辦首屆新文化研習營以來,每年暑假皆透過研習營的舉辦,號召國內外青年學子們一同關心台灣這塊土地的文化。
新文化基金會從文化哲學的角度提出了「共生和解」、「四大優先」、「社區主義」、「命運共同體」等等新文化思維。期盼藉由新文化研習營的舉辦與各地持有相同理念的青年學子們對話。透過營隊的舉行,讓更多年輕人走出校園框架,用實際行動去了解與關懷我們所生長的土地與文化。
二十多年來,我們走過台灣各個角落,探訪地方文化,關心我們所生長的土地─台灣,在每年營隊中,新文化基金會除了邀請各界專業講師蒞臨授課外,更結合地方文史工作者實地帶領學員尋訪地方文化之美。
 
青年人才培育營,提供最完整的訓練課程,新文化基金會期許參與新文化研習營的每位學員都可以成為台灣新文化持續萌芽與發展,因為新文化的形塑與創造需要更多年輕學生參與。我們邀請每一位滿懷理想熱情、有志於政治工作的青年,加入我們的行列,共同探索新政治、新社會、新經濟的另類可能。
舉辦於每年寒、暑假,透過營隊的舉辦,號召更多的大學生參與新文化的大家庭。每年的營隊主題、課程師資都是最堅強的陣容,期盼參與的學員在營隊期間可以共同思辯何謂「新文化」。也期許所有的學員都可以成為一顆種籽,在回到各自的崗位之後,可以一同爲台灣新文化盡一份心力。新文化學生工作隊提供年輕朋友們一個開放且活潑的管道,讓大夥可以一起動腦創意、發想思辯。我們非常歡迎有興趣的朋友們一起來參與討論,希望大家一起來探討「台灣新文化」。

新文化學生工作隊

新文化學生工作隊是一支由全台灣各大專院校的學生所組成的學生團體。創立以來,透過學生之間的討論、親身參與,長期地關心台灣社會各面向的議題,並深入地在台灣社會各個角落關心「台灣新文化」的發展,並透過各種管道,讓年輕的聲音持續地為「台灣新文化」發聲。
秉持著新文化基金會創辦人謝長廷先生的精神,新文化學生工作隊以實踐「台灣命運共同體」、「四大優先」與「社區主義」為志業。透過活動的舉辦,在大專院校當中號召志同道合的學生們一同關心台灣新文化的發展。希望藉著匯集各領域的學生力量,形成一股年輕的活潑的「新文化」。
 
新文化讀書會
工作隊每個月的例行活動,希望透過分享讀書心得,交換彼此的想法。閱讀的書籍相當廣泛,從政治、經濟、性別、社會乃至感情或者文學等等都是讀書會閱讀的內容。
 
新文化沙龍
學生工作隊成員與新文化前輩的思辯大會,透過議題的設定,交換兩代的想法與意見。期待仿效法國沙龍的精神,讓全體參與的成員都能有所收穫

台灣命運共同體
「台灣命運共同體」這個名詞,是謝長廷於1987年1月15日,在台大校友館與趙少康辯論時公開提出。
 
「命運共同體」是以「共生」為基礎的延伸,有別於獨立是政治的概念,共同體是文化的概念,共同體可能不是獨立國家,但獨立國家一定是共同體,強調的是共識、利害關係、參與的意義。故「台灣命運共同體」理念的核心,在於對台灣這片土地的認同,所以住在台灣的兩千三百萬人就應該是「台灣命運共同體」,不管外省、客家、福佬或原住民,認同這片土地的人就是台灣人;認識台灣、肯定台灣,每個人都願意成為台灣這個命運共同體的一分子,這才是台灣的未來。
 
具體而言,台灣命運共同體有三層意義:
 
一、政治層面
 在政治層面,「共同體」面對的外部壓力是一樣的,但台灣與中國大陸面對的壓力是不一樣的,很難形成共同體,必須解決生存、自存的衝突後,才可以談命運共同體。
 
二、經濟層面
 台灣經濟發展要考慮到的不能只是短期的利益,「共同體」主張要著眼於長期的利益,不能為了短期的經濟利益,破壞共同生存的基礎。生態、環境是我們生存的基礎,制度也是我們的生存基礎,如果破壞這個基礎,大家都會受害。
 
三、社會層面
 社會弱勢關懷、合理制度的建立,則是永久安定的基礎。「共同體」的意義,在於社會一體同命,因此財富不能集中在少數人,社會必須均富,才會安全、和諧,才能共存。